Ad1

农业部发布“十三五”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工作指导意见

2016/11/18 13:51:45 作者: admin

“十二五”期间,在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以及全社会的共同参与下,全国水生生物增殖放流事业快速发展,放流规模和参与程度不断扩大,产生了良好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但在一些地方,也存在布局不尽合理、针对性和科学性不够强、后续监督管理不到位等问题,影响了增殖放流的整体效果。“十三五”是贯彻落实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有关要求,全面实现《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以下简称《行动纲要》),以及《国务院关于促进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3〕11号)确定的水生生物资源养护目标的关键时期。为做好“十三五”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工作,农业部发布了“十三五”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工作指导意见,提出意见如下:


 一、进一步提高对增殖放流重要性的认识

“十二五”期间,各级渔业主管部门以贯彻落实《行动纲要》为契机,不断加大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工作力度。截至2015年底,全国累计投入资金近50亿元,放流各类水生生物苗种1600多亿单位;其中,2015年全国增殖放流水生生物苗种353.7亿单位,放流种类近200种,超额完成了《全国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总体规划(2011-2015年)》(以下简称《总体规划》)制定的年度目标。“十二五”增殖放流工作的开展,不仅促进了渔业种群资源恢复,改善了水域生态环境,增加了渔业效益和渔民收入,同时还增强了社会各界资源环境保护意识,形成了养护水生生物资源和保护水域生态环境的良好氛围。

目前,我国水生生物资源衰退和水域生态恶化的趋势并未得到根本扭转,部分水域生态荒漠化问题仍然严重,濒危物种数量仍在增加,水生生物资源养护形势依然严峻。增殖放流是国内外通行的养护水生生物资源、修复水域生态的重要措施和促进渔业增效渔民增收的有效手段。2013年,《国务院关于促进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加大渔业资源增殖放流力度”。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明确要求“加强水生生物保护,开展重要水域增殖放流活动”。各级渔业主管部门要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有关要求,进一步提高认识,将增殖放流作为实现渔业可持续发展和建设水域生态文明的重要手段,在“十三五”期间继续抓紧、抓实、抓好。
 
二、“十三五”增殖放流工作的指导思想和总体目标

(一)指导思想

 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大、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以及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有关要求,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为指导,全面落实《行动纲要》、国发〔2013〕11号文件有关部署安排,围绕渔业转方式、调结构,坚持质量和数量并重、效果和规模兼顾的原则,通过采取统筹规划、合理布局、科学评估、强化监管、广泛宣传等措施,实现水生生物增殖放流事业科学、规范、有序发展,推动水生生物资源的有效恢复和可持续利用,促进水域生态文明建设和现代渔业可持续发展。

(二)总体目标

到2020年,初步构建“区域特色鲜明、目标定位清晰、布局科学合理、评估体系完善、管理规范有效、综合效益显著”的水生生物增殖放流体系。“十三五”期间,各省(区、市)增殖放流苗种数量要在2015年的基础上实现稳步增长,到2020年,全国增殖水生生物苗种数量达到《行动纲要》确定的400亿单位以上的中期目标。
 
三、物种选择和区域布局

(一)物种选择

增殖放流物种包括淡水广布种、淡水区域性物种、海水物种等主要经济物种,以及珍稀濒危物种。“十三五”确定全国适宜放流物种230种,其中淡水广布种21种,淡水区域性物种93种,海水物种52种,珍稀濒危物种64种(主要增殖放流物种适宜性评价详见附表2)。各省(区、市)原则上应在所列物种范围内选择适合本地区放流物种,如确需放流不在此范围内的物种,需经省级渔业主管部门组织专家充分论证并报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备案。

(二)区域布局

综合考虑我国不同区域水域特点及水生生物资源状况,以省级行政单元为基础,将全国内陆水域划分为东北区、华北区、长江中下游区、东南区、西南区和西北区6个区,近岸海域划分为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4个区,进一步细化为35个流域和16个海区。在此基础上,全国布局重要适宜增殖放流水域419片,其中内陆6个区规划重要江河、湖泊、水库等重点水域333片,近岸海域4个区规划重要水域86片。中央财政资金原则上只支持在所列水域范围内进行的增殖放流,如确需支持其他水域的放流,需经省级渔业主管部门组织专家充分论证并报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备案。
 
四、扎实做好增殖放流各项工作

(一)因地制宜,做好增殖放流规划布局

各地要以本意见为指导,结合当地实际,将增殖放流工作作为“十三五”渔业发展的重要内容,进行统筹谋划。要综合考虑区域水生生物苗种供应能力、财政支持力度、适宜水域状况等因素,明确“十三五”增殖放流发展目标。在放流物种和区域布局上,要更加注重发挥增殖放流的生态效益,突出其在水质净化、水域生态修复及生物多样性保护等方面的作用,逐步加大生态性放流的比重;要因地制宜,突出区域特色,根据境内水域和水生生物资源分布状况、特点以及生态系统类型和生物习性,结合当地渔业发展现状和增殖放流实践,科学规划适宜增殖放流的重点水域和物种;要注重与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区、人工鱼巢、人工鱼礁及海洋牧场建设等工作相结合,形成资源养护合力,发挥更大成效;要统筹规划苗种繁育、疫病防控、种质检测以及资源环境监测等支撑能力建设,合理布局增殖苗种生产基地,为深入推进增殖放流工作提供有力保障。

(二)精心组织,做好增殖放流任务落实

各地要积极争取将水生生物资源养护工作纳入地方政府和有关生态环境保护“十三五”规划,争取中央和地方财政继续加大对水生生物资源养护的投入力度。在项目执行过程中,各地要加强组织领导,成立相应的工作领导小组和专家组,科学制定放流实施方案并精心组织实施,确保完成放流任务。实施方案应进行科学论证,合理确定不同水域增殖放流功能定位及主要适宜放流物种、数量和结构,推进增殖放流工作科学、规范、有序进行。积极探索增殖放流活动组织实施新机制,有条件的地区可委托或组建专门机构负责增殖放流具体工作,不断提升增殖放流工作专业化水平和项目执行能力。在组织实施好增殖放流财政项目的同时,要提倡和鼓励全社会关心和支持增殖放流工作,积极寻求个人捐助、企业投入、国际援助等多种资金渠道;同时健全水生生物资源有偿使用和生态补偿机制,建立政府投入为主、社会投入为辅、各界广泛参与的多元化投入机制,为增殖放流提供有力的组织和资金保障,以实现《行动纲要》确定的中期目标。

(三)科学指导,做好增殖放流技术支撑

增殖放流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科学规范的监督管理和健全完善的科技支撑是增殖放流工作顺利实施和取得实效的关键,也是推进增殖放流事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目前增殖放流科技支撑服务还比较薄弱,基础性研究工作还相对滞后,这与增殖放流事业快速发展的形势不相适应。要进一步完善增殖放流科技支撑体系,为增殖放流工作提供科学规范指导。着力加强放流效果监测评估,健全增殖放流效果评估和基础数据统计机制,科学评估、充分论证增殖放流效果;加强放流物种种质鉴定和遗传多样性检测技术应用研究,为保障水域生态安全和生物多样性提供有力支撑。要进一步完善增殖放流苗种供应体系,为增殖放流持续发展提供坚实保障。强化增殖放流物种的人工繁育技术和规模化生产技术攻关,丰富增殖放流种类、扩大苗种来源;加强水产原种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和放流苗种供应基地建设,发挥其示范引导作用,提高苗种供应能力和苗种质量。

(四)多措并举,做好增殖放流监督管理

各级渔业主管部门要严格落实增殖放流方案申报审查制度、增殖放流生态安全风险评估制度、水产苗种招标采购制度、水产苗种检验检疫制度、放流公证公示制度、放流过程执法监管制度和放流效果评估制度,加强增殖放流事前、事中和事后的全过程监管。一要强化增殖放流水域监管,通过在增殖放流水域采取划定禁渔区和禁渔期等保护措施,强化增殖前后放流区域内有害渔具清理和水上执法检查,以确保放流效果和质量。二要强化增殖放流苗种数量监管。组织对增殖放流苗种数量开展抽查和现场核查,严厉打击虚报增殖放流苗种数量的行为。三要强化增殖放流苗种质量监管,加强源头管理,认真开展放流苗种检验检疫,提高增殖放流苗种质量。严禁使用杂交种、选育种、外来种及其他不符合生态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种进行增殖放流。四要强化增殖放流方式方法监管,倡导科学文明放流行为,禁止采用抛洒或“高空”倾倒的放流方式。五要强化增殖放流经费使用监管。加强增殖放流财政项目实施情况的监督检查,严格执行项目管理及政府采购等相关财务管理规章制度,对骗取、截留、挤占、滞留、挪用项目资金等行为,依照有关财务管理规定严肃追究有关单位及其责任人的责任。

(五)多方参与,做好增殖放流宣传引导

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社会各界的广泛参与和共同努力。各级渔业主管部门要充分发挥好增殖放流社会影响大的优势,加强宣传引导,动员更多的社会力量加入到增殖放流事业中来。一要积极开展水生生物资源养护和增殖放流宣传活动,增强公众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提高社会各界对增殖放流的认知程度和参与积极性,鼓励、引导社会各界人士广泛参与增殖放流活动。二要加强增殖放流科普教育,通过相关协会或志愿者组织,引导社会各界人士科学、规范地开展放流活动,有效预防和减少随意放流可能带来的不良生态影响。三要充分利用好增殖放流活动这一平台,创新活动组织形式,开展延伸宣传、关联宣传,让增殖放流活动同时成为一个渔业可持续发展、水域生态文明建设的宣传平台,在全社会营造关爱水生生物资源、保护水域生态环境的良好氛围

本文来源:中国西南渔业网 责任编辑: